• 今天下午得知那个消息时候,大家都流泪了。

    我们的好同事,阿源,永远离开了我们。

    第一感觉是“肯定弄错了”!

    怎么可能!这是开玩笑吧?

    昨天下午才在办公室看漫画的大活人一个,今天凭什么就说他死了???

    电话一个个打出去求证,得到一个我们最不想知道的结果。

    我就是觉得不可能啊。

    他的座位上,玩具还摆得好好的,就连放电脑键盘的那个推拉板子,都还没有推进去。

    昨天下午他就坐在那边看漫画,安安静静的样子。

    我还跑过去,一边把手藏在他的帽子后面取暖一边说“源,听说最近身体不舒服,好好休息啊”

    他低吟着说了一句很长的“嗯~~~~~”

    他总是喜欢说嗯,话不多,活儿干得又漂亮又好,总是不急不忙,喜欢养鱼和养虾,做的版有一种纯净的美感。

    他还不到三十岁,几个月前刚刚结婚,我们都说今年过年可以逗他的利是钱了。

    我们过去一起通宵加班,一起吃饭聚餐,一起喝喜酒一起叫外卖。

    不可能。不可能。不可能。我不信,我不信,我不信。

    我哭了很久,哭得很难看,全办公室都是我呜呜的哭声。

    我是眼浅吗,可能是,但是我昨天才看到他啊!和他说了话啊!

    对不起。

    我是想要一直带给你们欢声笑语,但是请原谅我也有我的雨天。

    请不要转载本文,或者交头接耳关于这个消息的一切。

    我知道你们好奇或者八卦,

    对你们来说,这或许只是传播出版业又一猝死的案例,但是对我和我的同事们来说,

    我们失去的是一个得力的同事,一个并肩作战的战友,一个好朋友。

    请尊重他。

    虽然如此,我们擦干了眼泪,还要拾起长矛,继续做稿,做软文,做方案……这就是人生。

    以后请更加好好爱自己,做自己,活在当下。

    这不是废话。

    就是那一拉插头的事情。不会再有RESTART了。

    爱 大方 坦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