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9-09-27

    香港归来想吃菜 - [日子]

    【题文无关】

    今晚到家后整理香港的战利品。有2瓶为妈妈买的露华浓染发剂。

    妈妈问我是什么颜色的。我说是深酒红色的,你白,染这个颜色好看。

    然后脑海里有在搜索妈妈黑发的模样。那个印象竟然模糊得想不起来。

    她这十年来都是不断在染发。红色系,黑色系,咖色系。

    我想起有一次,我迟了给她买染发剂,于是头顶有许多新窜出来的白头发。

    那是如此之多,出乎预料的多,以至于我一想起就忍不住流泪。

    尽管这么多愁善感很不好,但是我还是抑制不住这种最真实的难过。

    我讨厌自己为她做的事情太少,烦躁时候还要和她吵架。

    想她的时候我很心疼,起码我还能大哭一场

    不知道她想我的时候怎么办,至少她从来不会告诉我。

    这个时候我非常害怕时间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Tag: